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内容页

美联储“鸽派加息”,美股大跌,国债再倒挂,日、英央行稍晚来袭

  • www.dingbo.com
  • 2019-03-07
  • 362人已阅读
简介不论特朗普多不乐意,北京时间20日凌晨美联储2018年最后一场重磅议息会议还是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提高25个基点至2.25%~2.

    不论特朗普多不乐意,北京时间20日凌晨美联储2018年最后一场重磅议息会议还是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提高25个基点至2.25%~2.5%,为今年第四次加息。决议公布后及鲍威尔新闻发布会期间,市场闻讯而动:5年期与2年期美债收益率曲线再度倒挂,美股抹去盘前涨幅转跌破关键点位,美元小幅上涨后再下跌。而作为“超级央行周”的后续,20日稍晚,日央行、英国央行也将陆续公布利率决议,市场料两国央行均将按兵不动。暗示2019年可能会放缓加息,缩表步伐不变毫无悬念地,美联储上调联邦基准利率上调25个基点,加息至2.25%~2.50%区间,年内第4次也是本轮加息周期中第9次加息。在利率决议声明中,美联储在进一步逐步加息前使用“一些”(some),分析认为这体现了美联储立场的软化。会后公布的点阵图显示,2019年底联邦基金利率料为2.9%,暗示2019年将加息2次,小于9月点阵图的加息3次,保留了“进一步逐步加息合理”的修辞。美联储会后公布的最新经济预期下调了今明两年的GDP增长预期以及两年的通胀预期、两年的预期失业率不变:2018年中位数GDP增速预期为3.0%,9月预期为3.1%;2019年预期为2.3%,9月预期为2.5%;2020年预期为2%,持平9月预期;2021年预计为1.8%,持平9月预计;更长期增速预期为1.9%,9月为1.8%。美联储声明称,委员会认为,经济前景的风险大致平衡,但将继续关注全球经济和金融进展,并评估它们对经济前景的影响。声明再次强调,将以数据决定未来加息路径。“至于判断未来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进一步调整的时间和规模,委员会将评估,相对于就业最大化目标和2%的对称通胀目标,实际与预期的经济条件如何。在评估过程中,委员会将考虑各种信息,包括劳动力市场环境的指标、通胀压力和通胀预期指标、金融和国际形势发展的数据等。”鲍威尔:经济更有可能符合明年加息2次的步调比起利率决议和声明,鲍威尔的新闻发布会更为市场关注。鲍威尔在发布会上表示,美联储已经抵达了中性利率区间的底部,尚未实现对称性通胀目标,通胀尚未对失业率做出很大反应,明年8次货币政策会议中的任何一次都可能行动。“我们仍然有一个偏正面的预期。我将观察数据是否符合美联储的预期。”他称,联储官员现在认为,经济更有可能符合明年加息2次的步调,但利率路径有很高不确定性,未设定政策,未来(加息路径)将取决于数据。鲍威尔还称,政治考量不会影响利率决定,其关注重点实际上是宏观经济发生了什么情况,市场的波动未必产生重大的经济影响。“我们悉心追踪市场,但别忘了,从宏观经济的角度看,没有哪个市场是单一的主导性指标。”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曾不下十次或抨击或奉劝美联储放弃12月加息。那么,鲍威尔认为经济如何呢?他称,自9月份FOMC利率决议以来,已经出现一些“交叉气流”(cross-currents)。经济趋弱的证据包括海外经济增长迟滞和金融市场波动。美国临近年底的通胀比预期中更受抑制。不过,薪资已经大范围增长。经济强劲增长令许多民众受益。全球增长温和,但仍稳健,金融市场波动增加。这些进展并未从根本上改变经济前景,只是让大部分联储官员略为下调了明年的经济增长和通胀预期。“我们仍然预计2019年将稳健增长,经济形势健康。长期美债收益率下滑与规避风险的形势相一致。我们也在关注关键性风险,这其中包括英国脱欧、意大利与欧盟谈判预算。”他称。而对于缩表,鲍威尔表示将继续维持每个月的资产负债表缩减幅度在500亿美元不变,并认为缩表不是干扰市场的一大因素。 他称,“我们没有看到资产负债表收缩制造重大问题。”国债收益率曲线又现倒挂会议前,由于投资者预测美联储可能将释放2019年放缓加息步伐的信号,19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亚洲时段一度跌破2.8%,为5月以来首次。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零售银行投资策略主管吴晶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当经济步入晚周期,劳动力市场趋紧、企业杠杆增加及货币政策紧缩,对债券投资者并非好消息。“美债收益率已大致反映利率风险的影响,尤其是美国中期国债差不多反映了整个加息周期的影响”,她称,预期5~10年期国债能提供正数总回报,10年期美债收益率2019年底预计差不多为3.1%。基于此,她告诉记者,花旗整体上看好美国长期国债,而在企业债方面,美联储加息会促使投资者回归基本面,虽然明年违约率不会显著上升,但基于美企杠杆增加及信贷息差缩小,建议减少过多的企业债风险头寸。法国外贸银行首席美洲经济学家Joseph LaVorgna则表示,除非美联储收缩2019年和2020年加息预测,否则10年期与2年期美债收益率曲线很快就会倒挂。果不其然,而此次加息决议公布后,10年期国债收益率短暂反弹后跌破2.80%。,而2年期与5年期美债收益率息差再度出现倒挂。2年期收益率为2.648%,而5年期反为6.626%。对于收益率曲线倒挂,瑞信全球首席投资总监斯托尔巴尔克(Michael Strobaek)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一些人认为,收益率曲线比过去更平坦存在结构性原因。例如,他们认为长期溢价(即投资者持有长期债券所额外收取的利息)比过去更小,我们对此持怀疑的态度。“我们认为忽视收益率曲线倒挂作为经济衰退的警示标志是草率的。”他称,“即便如此,尤其因为美联储自身可能会将较平缓的曲线作为警告信号,我们实际上并不认为该曲线会在2019年出现倒挂。如果该曲线变得过于平缓,美联储可能会暂停紧缩措施,使该曲线再次变得陡峭。”而相较于美债本身的走势,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程实更担心美债走势对市场的影响。他称,2019年年中,由于联邦基金利率将大概率升至3%附近,触及长期中性水平,美联储的政策组合有较大可能从“快加息+慢缩表”切换为“慢加息+快缩表”。这一政策调整与贸易摩擦的外部冲击交迭,可能导致长端流动性过度收紧,10年期美债上升速度超过市场承受能力,从而引发美股、高收益债券等风险资产定价的深度调整。“并且,当前美股、高收益债券等风险资产的估值水平较高,无论是对经济下行风险,还是对政策不确定性,均尚未充分计价。因此,2019年,美国风险资产价格有望进入一个持续、反复的振荡调整期,市场波动率则有望延续长期上行趋势,做多VIX波动指数以及黄金等非美元避险资产,预计将产生较为确定的收益。”他称。美元疲态已现美元对其他G10货币在19日议息结果公布前亦走低,美元指数跌至一周低位,连续第2日走低。加息结果公布后,美元指数短线上涨,一度逼近97大关,随后回吐部分涨幅。截至第一财经记者早上6点截稿时,美元指数为96.98。“过去两年,美联储在合适时机下的加息举动推动了美国经济向前发展,美元走高,并使股市创下历史新高。”外汇分析师Kathy Lien此前表示,然而,在过去3个月中,市场对经济疲软感到担忧,并蔓延到美股上。随着美联储继续提高利率,投资者开始担忧美国维持10年经济扩张的能力。而当美联储官员也表达了他们对增长的担忧时,美元和美债收益率也随之下跌。部分投资者在FOMC宣布利率决议之前卖出美元,其他的投资者则在观望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是否会强调与中性利率的接近程度,来寻找进一步紧缩的线索。美联储目前预计2019年将再有3次加息,美元的反应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该预期是否会发生变化。大多数投资者预计美联储不会那么鹰派,所以如果美联储明确表示需要进一步加息,并且还有3轮紧缩的空间,那么无论鲍威尔对经济有何担忧,美元都会飙升。虽然美联储预期明年加息3次,但联邦基金利率期货的定价仅为1次,这种巨大的分歧将转化为外汇波动。如果美联储的点阵图预期从3次降至2次,美元将下跌——但跌幅将取决于美联储的基调。渣打则认为,在加息预期下,持续数月的美元升势在8月高点96.98附近陆续显露出疲态。然而,技术上的上升趋势动能消失并未完全体现到价格上,即尚未跌破11月初的低点95.68这个支撑位。因此,在没有任何熊市证据的前提下,美元的整体趋势仍在上升。此外,欧元的走软也可能进一步支撑美元,欧元对美元会在近期测试1.1190的支撑位。程实称,由于美国市场的持续振荡,迭加美联储大概率放缓加息步伐,美元指数在2019年预计易跌难涨,数值中枢将明显下降。托尔巴尔克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要将加息与美国的双赤字,即财政赤字和经常账赤字结合起来判断美元走势。“政赤字上升促进了经济增长并抬高了实际利率,实际利率有助于支持美元。如果美联储提高利率以抵消更强劲增长和通胀上升的风险,那么实际利率将进一步上升,美元也将上涨。”他分析称,相反,在某些情况下,经常账赤字增加可能会削弱美元。“这是因为经常账赤字的增加要求全球投资者增加对各自货币的投资。为了吸引投资者,货币的补偿风险溢价必须上升。而为了获得更高的风险溢价, 必须增加收益差价或令本币变得更便宜,即美元贬值。”美股泡沫恐破裂?比起美债和美元,美股受到加息预期的影响更是从10月开始,由来已久、首当其冲,传统每年的“圣诞上涨”则变成了“圣诞下跌”。而鲍威尔的新闻发布会期间,美股抹去早盘所有涨幅转跌,标普500指数跌破2500关口,纳斯达克指数跌破6700点并跌向6600点,道琼斯指数跌500点创年内新低。吴晶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本周重大事件密集发生,美、英、日央行均将公布利率决定,可能增加了上半周市场的紧张情绪,从而导致了美股市场波动性上升。 她透露,根据花旗近期进行的投资者调查,我们发现投资者情绪有略偏谨慎的趋势,受访投资者给出的2019年标普500指数目标价为2850点,较9月调查结果低约100点。此外,机构投资者认为2019年标普500指数EPS增速约为4.2%,与9月调查结果持平,但低于花旗6.2%的预测和市场最高8.2%的预期“这也可能是近期美国股市出现较多抛售的原因之一。”她称,花旗认为,市场或对2019年全球EPS下调反应过于悲观。模型显示,全球股市已经计入了EPS增速为-1%的情况,如果未来市场EPS增速好于市场预期,或将成为市场反弹动力。渣打金融市场周报则称,美股正测试关键技术支撑位,股市回调突显了保持多元化的重要性。在渣打对2019年前景的展望中,增加了现金和债券的配置,同时在企业盈利增长放缓和全球增长放缓之际,降低了股票的风险敞口。“随着股市下跌,债券的复苏令人放心,因为它确立了债券作为对冲股市调整的传统角色。”渣打还指出,美联储释放出的任何将在2019年暂停加息的信号都可能对风险资产有利。工银国际股票策略师邱志承称,市场担心美元利率过高,可能使得美股难以维持。“历史上,曾经多次出现因为利率的持续上行而刺破资产泡沫的情况。”他指出,目前美股的估值水平较高,标普500的P/E估值在 21倍左右,但代表成长股的纳斯达克的P/E估值达到 了41.5倍,其P/B估 值更是达 到 了3.27倍 和4.45倍, 均明显高于其历史平均水平。他并提示称,虽然其他主要市场的估值水平要远低于美股,但美股的大幅动荡一般都会对全球股市带来较大的影响。

, 1, 0, 3);

文章评论

Top